当前位置:首页 - 才艺展示
新任司法部长张军 曾指导过我办案(金克明)

发布时间:2017-03-03


近日,从媒体上得知,中纪委原副书记张军转职司法部担任共和国第10任部长。这使我想起了20年前的一件事。
    记得在1997年下半年间,我承办过一起包庇案,案情是这样的:97年2月份的一天下午,被告人项某之子小项将邻居家的小孩诱骗至自家,用手卡住他的脖子,致其窒息死亡。当晚被告人回家时,闻悉隔壁小孩走失,又联想到自己儿子最近病情不太稳定,被告人察觉事情不妙,便向儿子询问,并上楼查看,果然发现了小孩的尸体,考虑到当晚是除夕之夜,被告人决定过完春节再将事情公开,便将尸体掩埋在附近的河道里。2月10日,被告人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此时,案情大白。后经公安侦查,检察院审查,以被告人触犯《刑法》第162条,涉嫌包庇罪而被起诉至瓯海法院。
    我接手此案后,按办理刑事案件的常规程序,复制、查阅了案卷材料,会见了在押被告人。在调查、研究案子的过程中,我发现被包庇的对象小项系精神病人属于无行为能力人,根据《刑法》规定: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的,不负刑事责任。那么被告人掩埋尸体的行为构成犯罪吗?思考了好长时间,查阅了文书资料,也请教了法官和同事,大家意见不一:有人认为:项某在小项杀人之后,将尸体掩埋河道里的行为在主观上存在犯罪故意,即对儿子杀人行为有明显包庇的故意,因此应以包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;也有人认为,既然小项不构成犯罪,那么 “包庇”一个无罪的人怎么可能构成包庇罪呢?项某的行为充其量仅为一般的违法行为而已。大家看法很多,争议很大,谁也无法说服谁,这使我一筹莫展。就在此时,一个偶然的机会来了,时任最高院研究院副主任张军应市中院的邀请来温讲课。讲课那天,我早早地来到了讲课现场,并抢坐在最前排。张军的刑法课讲得十分精彩,其观点新颖,逻辑性强,对案件分析十分透切,让大家受益匪浅。在茶歇时,我拿着之前准备好的材料讨教,张军看了材料,又听了我的介绍后分析道:从法律条文以及立法本意上看,包庇罪是指为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场所、财物,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的行为,它侵犯的客体是司法机关同犯罪行为作斗争的正常活动。小项患有精神分裂症,在无法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杀害了小孩,虽然其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,但缺乏刑法违法性和刑罚处罚性,不构成故意杀人罪。既然小项的行为不构成犯罪,那么掩埋尸体的被告人自然的失去了构成包庇罪之基础,即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”如果将不构罪的行为当做项某包庇罪的客体要件,这显然是错误的,因此掩埋尸体的行为也不能认定为犯罪。这一无罪的结论,对我来说是个惊喜,因为这是来自共和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大咖的观点啊。专家的一席话,成为了我在法庭上最具杀伤力的观点,也更加坚定了我对该案作无罪辩护的信心。开庭那一天,我充满自信地走上了法庭。
    1997年8月11日下午,对于被告人来说,也许是终身难忘的日子。瓯海法院进行了第二次开庭,并作出了庄严的宣判:“辩护人金克明认为被告人不构成包庇罪其理由充分,本院予以采纳,现宣告被告人无罪,当庭释放。”
    时光如白驹过隙,现在翻看20年前刊登在《温州日报》由自己撰写的《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——记一起包庇案的无罪辩护》真是感慨万千,报纸虽已泛黄,但仍记忆犹新,恍如昨日之事。当年,有幸得到张军(现任司法部长)这一高人指点,使辩护观点鲜明、有力,使无罪之人没有被错误的追究刑责,发挥了律师应有的作用。

 



  

本站版权归温州市律师协会所有,Copyright@2005-2017 ALL Right Reserved.
备案号:浙ICP备05071371号-1
您是第 312316 位访问者